ag8亚游|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业领域

重磅“江小白”商标被宣告无效

2019-4-3 11:56|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 来自: 睿迪网络法

摘要: 面对今天这个局面是否如《关于“江小白”商标的声明》所称,“自2011年起,我司在中国已注册百余件“江小白”商标,依法可继续使用,所有江小白产品均正常销售”呢?显然没有这么简单,江津酒厂能够申请第10325554号 ...
重磅“江小白”商标被宣告无效

江小白,江湖传说“有情怀的网红白酒”,其独具个性和特点的广告文案曾在80、90后年轻群体中掀起一股热潮,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然而,作为其品牌基础的商标却一直处于争议中。近日,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江小白公司”)发布有关“江小白”商标的声明,称仅一件商标被无效,不影响经营。

事实是否真如此?

近日,江小白公司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对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诉争商标”)无效宣告的裁定。

一、命途多舛的诉争商标

1、诉争商标,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2012年11月20日初审公告,经历异议、异议复审程序后于2016年02月14日获准注册。正常情况下初审公告三个月无异议即可注册,但诉争商标经历了超过三年的异议程序,“出生”就很艰难。

2、值得关注的是,诉争商标申请人为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12月6日经商标局核准诉争商标转让至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新蓝图公司”);2016年6月6日,诉争商标又经商标局核准转让至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江小白公司”)。

注:江小白公司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先生曾为新蓝图公司法定代表人。

3、2016年5月30日,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江津酒厂”)针对诉争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4、2016年12月27日,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作出商评字(2016)第117088号《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5、2017年12月15日(判决书落款日期,实际送达日期应该是2018年初),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裁定的主要证据不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审查结论错误。

6、本以为剧情已然反转,不料,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书》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诉争商标的无效宣告。

以下是诉争商标的命运简史:

二、诉争商标为什么被宣告无效?

江津酒厂提出了六大理由,当然写在第一位的永远是最重要的理由,最后也成为诉争商标被宣告无效的理由。

1、江小白公司是江津酒厂江小白酒产品的经销代理商,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五条的规定。

2、江小白公司抢先注册江津酒厂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江小白”,主观恶意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

3、诉争商标与江津酒厂享有着作权的文字作品“江小白”构成实质性近似,诉争商标的申请侵犯江津酒厂的在先着作权。

4、诉争商标与第6319680号“几江”商标、第10223859号“几江”商标、第7259934号“几江及图”商标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5、江小白公司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诉争商标注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

6、诉争商标的注册会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

那么《商标法》第十五条是怎么规定的呢?

《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根据《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代理人不仅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规定的代理人,也包括基于商事业务往来而可以知悉被代理人商标的经销商。

一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1、第三人江津酒厂公司提交的证据大多为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后形成的证据,涉及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相关行为的证据仅有江津酒厂公司与森欧公司签订的“几江”牌江小白(系列)产品的销售合同以及产品送货单,该证据已在异议复审程序中经审查,因未体现森欧公司的签章、缺乏发票等其他证据佐证而未被采信。第三人江津酒厂公司在涉案无效宣告程序中提交的合同虽然有森欧公司的公章,但该合同显示的签订时间早于森欧公司的成立时间,且合同和送货单无发票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第三人江津酒厂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真实、有效地证明其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对“江小白”商标享有在先权利。

2、在案并无直接证据证明江津酒厂公司、新蓝图公司于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已经建立了代理经销、业务往来等关系。在案证据所体现的双方就“江小白”进行沟通及建立正式合同关系的时间均晚于诉争商标申请日,不能说明诉争商标申请日前新蓝图公司系从江津酒厂公司处获知“江小白”商标。

3、即使参照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后的证据,在首次体现双方就“江小白”进行沟通的邮件中,系由时任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陶石泉提出“江小白”的设计文稿;而在江津糖酒公司与新蓝图公司签订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中,明确约定江津酒厂公司授权新蓝图公司销售的产品为“几江”牌系列酒定制产品,其中并未涉及“江小白”商标,而合同约定产品概念、包装设计、广告图案、广告用语、市场推广策划方案用于江津酒厂公司或其他客户销售的产品须经新蓝图公司授权,说明江津酒厂公司对除“几江”外的上述内容不享有知识产权,亦说明新蓝图公司申请注册“江小白”商标未损害江津酒厂公司的权利。

因此,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江小白”商标并非第三人江津酒厂公司的商标,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侵害第三人江津酒厂公司的合法权益,未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之情形。

二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1、本案中,从现有证据来看,诉争商标虽由格尚公司申请注册,但诉争商标在申请注册过程中就由格尚公司转让至新蓝图公司,而新蓝图公司又系江津酒厂的经销商,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与江津酒厂存在关于“江小白”品牌设计稿的邮件往来,其对江津酒厂“江小白”商标理应知晓。重庆市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与新蓝图公司2012年2月20日签订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并未约定商标等知识产权的归属。

涉及的证据:

重庆市公证处作出的(2017)渝证字第41980号公证书,内容为2011年12月19日陶石泉发给付黎明的邮件,标题为“老字号江津白酒半成品”,邮件内容包括:“……另外发了几张照片的意思的,琢磨着能给江小白做个卡通人物形象,如果有这么个卡通人物形象,江小白就拟人化更丰满了,比较喜欢这样卡通小人物形象。”

2、江津酒厂提交的销售合同以及产品出货单、货物运输协议等证据表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江津酒厂已经为实际使用“江小白”作准备,并已经实际在先使用“江小白”品牌。

涉及的证据:

在原审法院庭审结束后,江津酒厂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其中涉及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使用“江小白”商标的证据为重庆新瑞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江小白”白酒销售收入等专项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称审计根据江津酒厂提供的资料进行,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由江津酒厂负责。

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己构成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之情形并无不当。

总结一下,本案的核心在于“证据是否充分”,一审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2011年12月19日)前“江小白”商标属于江津酒厂所有,而二审持相反的意见。

三、江湖再无“江小白”?

从现有证据以及“江小白”发表的官方声明《关于“江小白”商标的声明》来看,“江小白”品牌及卡通形象,由陶石泉先生在与江津酒厂合作期间创作或共同创作。但二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定制产品销售合同》并未约定商标权的归属。

“江小白”火遍大江南北也是江小白公司的经营成果。

面对今天这个局面是否如《关于“江小白”商标的声明》所称,“自2011年起,我司在中国已注册百余件“江小白”商标,依法可继续使用,所有江小白产品均正常销售”呢?显然没有这么简单,江津酒厂能够申请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那么在33类“果酒(含酒精)、茴香酒(茴芹)、开胃酒、烧酒、蒸馏酒精饮料、苹果酒、酒(利口酒)、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水果的酒精饮料”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与“江小白”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均面临被宣告无效的风险。

所以,学法懂法,才能立于商业不败;你说我说,最后还是证据来说。



声明:本文封面及正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座机)
18908080828 (手机)
返回顶部